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公司专项】公司隐名股东常见纠纷类型及认定标准 上海知名律师事务所

[日期:2013-06-14] 来源: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作者:曹海伟 [字体: ]

隐名投资的纠纷有很多,从最先需要解决的股东身份确认问题到一方违反投资协议的约定,另一方的损失赔偿救济问题。本文旨在通过列举司法审理中常见的几类隐名投资争议,帮助读者了解在几类典型案例中法院的观点和态度,及其基本裁判思路。

一、如何确定隐名股东的身份

判断隐名投资人股东身份的问题,事实上这也是众多隐名投资纠纷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隐名股东”以及与之相对应的“显名股东”并不是学理或法律上的特定称谓,而是商事活动中一种约定俗成的说法,一直到《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颁布分别称其为“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一般认为才是首次从法律上赋予了两者正式地位,并明确了二者的权利义务与相应责任。

判断隐名股东和显名股东的股东身份,强烈依赖于股东名册、工商登记、公司章程等多项形式要件形成的证据链,以及是否能提供出资证明、是否参与公司实际经营、是否定期参加公司的盈余分配以及是否承担经营风险等实质证据所体现出来的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在司法审判中,法院往往会根据案件情形,选择究竟是更侧重于采信形式证据还是实质证据。具体而言,针对股东内部之间的纠纷,法官会更侧重于实质要件的判断,比如根据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所签订的投资协议尽可能还原双方在签订协议之时最真实的意思表示,在合法的基础上充分尊重自治,或通过参考双方是否参与了经营管理,是否享受定期分红、承担运营风险等行为,来判断当事人是否享有或履行了作为一个股东应当享有或履行的权利与义务。因此从对内关系来说,法官更侧重于遵循意思自治原则和诚信原则。然而当遇到对外纠纷,尤其是存在善意第三人的纠纷时,法官则会基本遵循外观主义原则与公示主义原则,以保护善意第三人的权益并全面维护商事关系的稳定性。由于善意第三人对股东身份的判断一般是基于对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工商登记等外在形式要件所记载的信息的合理信赖,因此法官在证据的采信上也会从照顾善意第三人的角度出发,更侧重于采纳形式要件所构成的证据链来确定究竟谁才是实体承担权利义务的股东。

二、如何判断隐名股东是否达到显明化要求

隐名股东在确认了自己的股东身份后,并不意味着其股东身份必然可以被公示。要成为显名股东,还必须满足一定的要求。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二十五条:“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就是说,如果隐名股东请求登记在册成为公示的股东,还需要征求其他股东的意思,并且从程序上来说,需要得到其他股东半数以上的同意,其实这也是有限责任公司人合性特征的体现和特殊要求。由于有限责任公司从设立到经营都依赖于股东之间的相互信赖,因此如果其他股东一直对隐名股东的实际存在不知情或者虽知道该股东的存在却不认可其符合显明要求的,那么隐名股东还是无法走到“幕前”,成为各项形式要件记载的公示股东。

三、如何区分投资关系中的隐名投资人和借贷关系中的贷款方

协议双方当事人对于所形成的究竟是投资关系还是借贷关系也容易产生争议。因为如果出资人的出资并不带有投资目的,那么在审理时,其出资行为就会被认定为是借款行为。对此,从最高院颁布的解释到各地高院颁布的处理意见都有较为统一的认识,比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征求意见稿)第十九条第三款:“一方出资,另一方以股东名义参加公司,双方未约定出资人为股东或者出资人承担投资风险,且出资人亦未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管理或者以股东名义向公司主张过权利的,出资人仅对以股东名义参加公司者享有债权;其起诉主张享有股权或者享有股东利益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再比如《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公司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二)》中的“一方实际出资,另一方以股东名义参加公司,但双方未约定实际出资人为股东或者承担投资风险,且实际出资人亦未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管理或者未实际享受股东权利的,双方之间不应认定为隐名投资关系,可按债权债务关系处理”。因此为避免投资关系与借贷关系的混同,在签订协议之时,双方就应当在协议中明确签订的初衷与目的,一般来说如果是用于投资,最好在协议抬头就约定“协议项下出资是以设立公司并行使股东权利为目的”等类似条款,如此就直接排除了借贷的可能性。

四、显名股东滥用股东权利转让股权的,隐名股东的权利该如何保护

在处理未经隐名股东同意股权被转让的纠纷时,不能再局限于隐名股东和显明股东双方之间的关系,而要结合考虑第三方受让人的情况。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三十六条和《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的相关规定,如果受让人是善意第三人,则法院更会从保护善意第三人的角度出发认定股权的最终归属。随即带来的问题是如果善意第三人成为该股权上的股东,在此情况下如何保护隐名股东的权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名义出资人未经实际出资人同意而将股权转让的,实际出资人可以请求名义出资人赔偿因股权被转让所造成的损失”,也就是说隐名股东可以基于显名股东的无权转让行为要求损失赔偿。那么造成的损失究竟如何来计算呢?一般主要包括股权的折价或者受让方的受让价格,和相应的股权权益,而为了公平起见,在折算股权价格时,法院一般会以转让行为发生之时上月月末公司资产负债表所载明的净资产为基础,按隐名股东持有出资比例所对应权益的100%进行计算。当然,具体到各个案件的情况又纷繁复杂,有时甚至不能保证隐名股东最终获得的损失赔偿能完全弥补当初的实际投入。所以为了防止显名股东滥用其股东权利,在签订投资协议时就应当及早做好风险防范,比如可以设定“惩罚性违约金”条款,一旦显明股东侵害了隐名股东权益,就应当给予隐名股东一定数额的违约金。虽然在涉及具体赔偿数额时法院通常会再根据实际情形予以调整,但是该条款的设置使隐名股东在获得损失性赔偿的同时得以再要求显名股东承担协议中约定的违约罚,而这对于隐名股东自身来说也是在权利受损时,实现救济的最佳途径。

 

小编提示:如您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 赵尚晓、庄约萍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