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股权收购】曹海伟律师成功代理某股权转让纠纷案 上海知名律师事务所

[日期:2013-06-14] 来源: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作者:曹海伟 [字体: ]

【导读】

我国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缴纳的强制性规定是,公司全体股东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百分之二十,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其余部分由股东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因此,只要不违反上述规定,法律上允许股东在法定期限内对其所认缴的出资分期缴纳。但是针对只履行了部分出资义务的股东在转让了其全部股权之后是否还应就后续部分的出资进行缴纳,公司法没有明文规定。应当认为,受让方在受让原股东的全部股权的同时,也将一并承受该股权之上的债务,在双方未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后续的出资义务应当由受让方履行。

【基本案情】

原告上海某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系由被告李某与案外人张某于20113月共同出资设立,根据章程约定,公司注册资本为20万,双方各认缴出资10万,张某一次性缴足完毕,李某分两期缴足,首期5万已于2011322日缴足,尚余5万将于20125月缴纳,李某同时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11018日,李某、张某与王某、陈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李某、张某将两人持有的全部股权作价10万转让给王某、陈某,20111025日,王某、陈某向李某、张某支付股权转让款10万元,并于同日取得公司公章、合同章、财务账册等物件与资料,由原告王某负责接管公司,但双方一直未办理股权变更登记,也未就工商登记信息进行变更。20128月,原告王某以公司名义诉至法院,要求判令李某支付尚余的5万元认缴出资。被告李某委托曹海伟律师作为代理人参与本案。

【律师代理】

曹海伟律师对本案基本事实进行分析后,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以下两个问题:

(一)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在转让所持有的全部股权之后是否还应就剩余出资承担出资义务?

(二)在未完成工商变更登记的情况下,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否得以公司名义起诉?

针对以上争议焦点,曹海伟律师提出代理意见如下:

1 法定代表人尚未经工商变更登记,王某以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公司起诉实为滥用诉权。

王某虽然为公司目前的接管人,也系公章的实际控制人,但由于王某、陈某在受让李某、张某的全部股权后,始终未配合李某、张某进行股权变更登记,也未对营业执照中的工商登记信息进行变更,因此对外公示的公司法定代表人还是李某。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公司作出意思表示或实施民事诉讼法律行为,应由股东会作出决议,并由法定代表人进行。由于王某非工商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因此不得代表公司起诉。本案其实是王某利用公司公章,意图混同个人利益与公司利益,滥用诉权的行为。

2 王某在受让股权时未对李某尚未履行完毕的出资义务提出异议,应推定双方就转让后续的出资义务达成合意。

在正常的股权转让的商事活动中,股权受让方应对公司的注册资本,实缴资本,剩余出资等情况尽必要的注意义务,且相关信息在营业执照中都有反映,王某不可能不知晓。在未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应当推定受让方在受让股权的同时,也同意一并承担剩余的出资义务。王某、陈某在与李某、张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李某明确告知尚有5万元的出资未予缴足,但王某、陈某始终未提出过异议,因此有理由相信转让方与受让方已就出资义务的转让达成合意。

3 李某转让股权,也一并转让该股权之上的债权债务,要求其再缴纳后续出资,则有失公允。

李某已经缴足其认缴的首期出资,因此获得股东资格,李某有权行使的股东权利并不因尚未履行完毕出资义务而受到影响。李某转让其持有的全部股权,该股权之上的权利义务也将一并转移。王某作为股权受让方,除了获得股东身份,享有参与公司实际经营、利润盈余分配等权利外,也将承继出让股东的义务,应当缴纳剩余出资。

【法院裁定】

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司的意思表示应由法定代表人或股东大会授权代表来作出。在未对工商登记信息进行变更的情况下,王某并非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未经股东会和法定代表人授权的情况下,无权代表公司作出意思表示。王某以公司名义提起的诉讼不符合受理条件,裁定驳回上海某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的起诉。

【律师解读】

原告王某发起这场诉讼是欠缺考虑的。一方面,其与李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并且自支付股权转让款至起诉的这段时间内,王某一直作为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持有公章代表公司进行民事行为,可以推定王某有成为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的真实意思;但另一方面,在股权转让之后,王某又不配合李某进行股权变更登记,以及更改相应的工商登记信息,因此从对外公示的角度来讲,王某并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将直接导致王某无法代表公司进行民事行为,包括发起这场民事诉讼,这也是法院裁定驳回起诉的根本原因。

本案中,王某不配合原股东对工商登记信息进行变更是不理智的。虽然从外观主义原则出发,善意第三人或公司的债权人一旦与公司产生纠纷,直接追讨的是公司或者公示股东的民事责任,但涉及到内部权利义务分配时,公示股东还得就其清偿部分向实际股东进行追偿,依据是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因为一份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在保证了受让方取得股东资格,并拥有了基于股东身份产生的知情权、参与重大决策权、盈余分配权等股东权利外,也意味着受让方将要承担经营风险,并受让了该股权之上的债务。原股东尚未履行完毕的对公司的出资义务其实是股东个人对公司的债务,而该债务也将随着股权的转让一并由受让方概括承受。

但其实作为民商事活动,股权转让还是以尊重商事主体的意思自治为基本原则。比如,在转让的债权债务中,有法定的必须由受让方承担的义务,如公司的经营风险,也允许双方对某些债务作出特别约定。本案中如果王某不愿意履行后续的出资义务,应当早在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时,就在协议中增加特别条款,要求李某按期缴纳第二笔出资,或者以另行签订债务清偿协议或补充协议的形式对债务的承担方以及承担方式予以细化,实践中后一种做法更为多见。

 

小编提示:如您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 赵尚晓、庄约萍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