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公司专项】曹海伟律师成功代理某商业秘密侵权案件 上海知名律师事务所

[日期:2013-08-31] 来源: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作者:曹海伟 [字体: ]

【导读】员工离职易带来商业秘密流失的隐患。商业秘密除技术秘密外,还包括经营秘密。一份内容翔实的客户名单,当满足秘密性、保密性、价值性此三大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时,也能作为用人单位的经营秘密得到法律保护。本案是一则因客户名单遭流失导致商业秘密侵权的典型案件,法院在处理类似案件,其思路往往是有一定共性的。解读本案,对厘清客户名单的本质属性,确定赔偿数额标准、探寻此类案件的司法救济途径,不无裨益。

【基本案情】原告上海某通信有限公司于200211月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主要从事光缆通信设备的生产制造,被告一李某于20061月入职原告公司,担任原告的销售部经理,负责客户关系的建立与维护工作,并持有原告的合同章。201111月,李某终止与原告的劳动关系,另成立某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系被告二,法定代表人即李某本人,被告二的经营范围与原告公司相同。另,案外人浙江温州某通信公司是一家从事光纤生产的大型企业,原告自20067月至201111月间,共与该案外人达成16项设备采购合同,上述合同均由李某代表原告与案外人签署。然而,20123月,原告与案外人就通信设备生产项目进行接洽,却未能成功签约。后原告了解到,案外人最终与李某设立的被告二签订了上述价值60余万元的生产项目合同。原告认为,被告李某利用在原告工作期间接触到的原告客户名单、产品信息渠道、报价方案等商业秘密,借助所成立的一人有限公司平台挖走原告客户,给原告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一与被告二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80万元,并委托曹海伟律师参与本次诉讼。

合议庭在充分听取了双方的陈述意见后,认为双方的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一、原告所主张的案外人温州某公司的客户信息,是否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予以保护的商业秘密;二、被告一与被告二是否侵害了原告诉称的商业秘密。对此,曹海伟律师认为:

1)原告所主张的案外人温州某公司的客户信息属于原告公司的商业秘密,满足商业秘密所应当具备的秘密性、保密性与价值性三大基本条件。在原告所列举的客户信息清单中,不仅包括案外人的公司名称、经营地址、联系方式、经营范围等可从网络等公共渠道获取的公知信息,还包括了具体负责销售人员的手机联系方式、产品规模与数量、型号、价格区间等深度信息,这些信息囊括了案外人的交易习惯,系原告公司通过数年来与案外人的多次合作

而获得,而原告为获得上述交易信息,亦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与财力,因此该交易信息非轻易通过广告、网络、电话黄页号簿即可获取。由于掌握该案外人的交易习惯,才保证案外人得以成为原告长期的特定客户,为原告带来现实的经济利益,因此上述信息具备秘密性与价值性的特征。

同时,原告为防止其商业秘密泄露,亦采取了相应的保护措施。在原告与被告李某签订的劳动合同中附有保密条款,以此要求李某履行相应的保密义务;同时,在由李某签收的员工手册中亦载有专门的保密章节,苛以原告单位员工保密义务。应当认为,原告已通过采取合理措施保护其经营信息,并也已采取有效途径保证其员工知晓上述途径,因此本案涉案信息也满足商业秘密所应具备的保密性的特征。

综上,因案外人的客户信息符合秘密性、保密性及价值性的三大商业秘密基本特征,因此应当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商业秘密。

2)两被告实施了侵害原告商业秘密的行为。被告李某在原告任职期间,长期负责原告客户的售后维护服务,有机会接触到案外人的大量客户信息。在被告一从原告处离职后不久,成立了与原告公司经营范围相同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即被告二。在被告二成立后的短短数月间,被告二即与案外人建立了合作关系并签订了供货订单,这明显有违一般企业的运营常规。在原告所举证的被告二与案外人所签订的供货合同中,其价格、型号、规格、交货期限等交易习惯都与原告与案外人以往签订的供货合同中的相应内容一致,因此被告一与被告二通过利用所掌握的客户信息对原告造成了实际的经济损失,应当认定已侵害了原告的商业秘密。

【法院判决】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所掌握的案外人的客户信息,因包含了价格、双方对接人的联系方式、型号规格等交易信息,因此应当区别于可从公共渠道获得的公知信息,而原告也通过制定保密措施对上述信息加以保密,因此本案涉案信息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同时,被告一在原告处任职期间,主要负责客户的建立与维护工作,拥有大量机会接触到原告的客户信息,在其从原告处离职后不久,其所成立的被告二即与案外人签订供货合同的行为明显有违一般商业常理,两被告的行为应属于不正当使用商业秘密;由于无法确定原告因两被告的侵权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法院经综合考量,酌情判定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万元,同时连带赔偿原告合理开支5万元。

【律师解读】本案是一起因客户名单引起的商业秘密侵权纠纷的典型案例。在商事交易中,客户名单往往包含了客户大量的交易习惯,如价格承受区间、交易时间、产品喜好等,因此通常被视作单位重要的经营秘密加以保护。因员工流动导致客户信息泄露,从而引起的商业秘密侵权纠纷不在少数,此类案件往往有多处共性,争议焦点也通常集中在客户名单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商业秘密,被告是否构成侵权以及损失额的确定此三个方面。

要认定是否构成商业秘密,主要从秘密性、价值性及保密性三个方面加以探讨。秘密性和价值性往往是互通的,在认定这两者的过程中,除了证明交易信息区别于公知信息或行业普遍分享的信息外,还应当证明该交易信息是原告付出了必要的成本才能获取。而对于保密性的认定上,用人单位应特别注意是否已采取必要方式保证单位员工知晓商业秘密的保护措施。在查阅此类审判案例过程中,笔者多次注意到有用人单位虽制定了完善的密保措施,却因无法举证证明员工签收或有其他途径知晓单位的密保措施而难以从保密性这一角度对客户名单加以论证最终导致败诉,因此要求员工签收保密协议,或者以开会形式召集全体员工进行密保培训等,保证员工能通过多种途径了解到公司确已采取的密保措施是用人单位在商业秘密管控中尤为需要注意的地方。

一旦客户信息被认定为是商业秘密,并且被告的侵权行为也已认定,随即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确定损失额。损失额的确定是此类案件的一大难点,如果原告无法充分举证因被告的侵权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以及侵权人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实际利润的,法院一般会结合被告的主观过错程度,侵权时间与范围、合同价值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额。一般会参照《专利法》的赔偿标准,确定给予一万以上一百万以下的赔偿,同时原告为此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律师费、公证费、调查取证费等,也可要求由被告一并承担。(曹海伟律师)

 

小编提示:如您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 赵尚晓、庄约萍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