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江歌案判决结果预测 | 死刑难判 赔偿无望 上海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团

[日期:2017-12-27]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字体: ]

原标题:江歌案判决结果预测 | 死刑难判 赔偿无望

来源:法律机器人

江歌案由于社会影响恶劣,牵起了民众的心。大部分人对于江歌案也是时刻的保持着关注。江歌案从20171211日开始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法院)开始审理,历时9日,最终结果将于20171220日,即明日宣判。

最后的判决结果将会是怎么样?小编在这里做个大胆的预测。

陈世峰恐怕获得的刑期只在16-18

日本的法庭一般会判检方求刑的70%。这在日本是正常范围内的求刑,没有特别也没有意外,和以往同类的案件基本保持一致。

日本的检方昨日在庭上也只是给出20年的求刑,理由是:

1.陈世峰对江歌造成了致命伤;2.陈世峰杀机非常强烈;3.陈世峰数月前就跟踪刘鑫;4.案件结果非常严重,江歌前途无量;5.陈世峰是有计划地要杀害刘鑫;6.若刘鑫把门打开或者刀子没断,陈世峰很可能会杀害刘鑫;7.陈世峰完全没有反省,使得江歌母亲深受伤害。杀人罪和恐吓罪并犯,最高刑期是22年,由于行凶对象只有一名,陈本人没有精神问题,江歌十分无辜,因此求刑20年。

江母能获得的赔偿几乎为“0

江歌妈妈曾在采访中表示,有考虑过在宣判后对陈世峰进行后续的民事上的索赔。然而陈世峰作为一个成年人,法院没有任何理由回收他父母的财产(来进行赔偿),日本的判决也无法在中国执行。从原则上来讲就是把陈世峰在日本的财产作为赔偿。大家都知道陈世峰是留学生,几乎没有任何财产,判决生效后,他也应该会进入日本的监狱服刑。

因此,除非陈世峰的父母愿意主动拿出自己的财产对江歌的妈妈进行赔偿,否则,在法律程序上,江歌妈妈能得到的赔偿几乎为“0”。

日本死刑难判,执行困难

其实小编也希望陈世峰能被判死刑,希望江歌的妈妈能得到应有的经济赔偿。独自养大的女儿,去异国留学却遭遇被人连捅十几刀致死。说我们能理解江歌妈妈的痛苦都是骗人的,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的身上,我们不可能感同身受。

但是通过对日本往年杀人案的研究,我发现,日本的刑事诉讼流程跟中国是几乎没有区别的。

但在日本,一般情况下杀害3个人才可能被判处死刑,按照惯例,凶手杀害1人一般获刑13年。

而且,这还只是针对犯罪嫌疑人是日本国籍的情况,如果犯罪嫌疑人为非日本国籍,法院判决可能还会有区别。

另外即使陈世峰被判处了死刑,执行起来也是相当的困难。按照日本的法律,死刑在判决后要有极其漫长的上诉程序要完成,即便犯人用尽所有上诉机会,最终还是要将死刑执行令交付给法务大臣签署才能最终执行。

在日本,以极端特别残忍手段主动杀死对方且证据确凿两人及其以下,通常是不会做出死刑判决的,杀掉三人及其以上的超级连环杀人凶手,日本才会动用死刑。

截止20151月,日本监狱里大概还有100多个等死的囚犯,包括策划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麻原彰晃,还有在1970年就被判处了死刑已经等死47年的防火杀人犯尾田信夫。

日本检方已然尽力

一开始,小编以为“江歌案”只是一起激情杀人案,陈世峰在向刘鑫求复合无果的情况下迁怒并杀害了江歌。

然而经过几日的庭审,却越发觉得这个案子没有这么简单。

比如陈世峰在法庭上反复的修改证词:

刀子开始说是刘鑫递的,后来说,可能是刘鑫从门里不小心把刀弄掉了出来。

还有,在警局时,陈世峰说刀子是刺入了江歌的左颈,庭审时,陈世峰说的是右颈。

检方问:“是你看到了医师检验报告后改的是吗?

陈世峰说:“我是在医师判断之前改的,我在第一次看资料时就觉得很奇怪,无论如何,我的记忆是错了。”

检方问:“你改供词是在医师报告出来之后是吗?”

陈世峰说:“是的。”

当证据一件件呈现,监控一个个抛出,检方通过严密的问题对嫌疑人进行追问,许多谎言被击溃,案件的脉络也逐渐清晰起来。

比如,在前一天,陈世峰的鞋子是白色的。但在案发当日,他特地换上了红色鞋子,检方怀疑是为了避免沾上血迹。

当天离开寓所时,陈世峰没走有监控的电梯。而是走楼梯下去的。而在乘车时,也有意逃避监控。他走了两站路,在很远的车站乘车。没用地铁卡,用现金买了单程票。

另外,“不戴眼镜”也是案件关键之一。

陈世峰是近视眼,法官问:你不戴眼镜,能看到什么程度?

陈世峰答:我现在能看到每个人,如果表情很细,就看不见了。

陈世峰坚持当天没戴隐形眼镜。他说,冰箱里虽有隐形眼镜盒,但隐形眼镜早扔了,以及,隐形眼镜不是自己的。

但是,通过车站监控,陈世峰在前往江歌租住公寓路上曾远距离看过一次路线图。

庭审上,法官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买票前抬头看了路线图很久。你看得清路线图么?”

这个问题非常致命。此问题一出,法官与陪审团已然明白,陈世峰说谎了。他戴了隐形眼镜,而之所戴隐形眼镜,不过是为了乔装。

其实这些问题点都被日本检方发现了出来。对于给予陈世峰的20年的判决请求,事后,日本检方以及助理也一直在向江歌妈妈道歉。

我知道网上对于日本检方的指责很多,但在我看来,他们确实尽力了。对于量刑,他们也只是根据日本的基本法律和案例来判决,已经尽了自己的职业职责。

江歌妈妈在庭审将结束时喊出了一句“我请求陈世峰无罪,将他当庭释放。”

其实我知道江歌妈妈想干嘛,我们都知道江歌妈妈想干嘛,她想用极端的方式为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对于江歌妈妈这种行为,我没有资格去说她对或者错,因为我想象不到在没有江歌的未来,江歌妈妈将如何走下去。

最后,希望不管在外打工或者求学的人,千万要保护好自己的生命安全。

 

如您有相关法律问题需要咨询,可登陆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欢迎直接上门面谈,或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

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

    东方世纪大厦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沈奕枋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12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