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半路夫妻同写遗嘱求公允,一人离世子女竟为财反目 仙霞路|长宁法院附近|上海知名婚姻继承律师咨询热线

[日期:2018-06-11] 来源:上海法治报  作者: [字体: ]

原标题:半路夫妻同写遗嘱求公允,一人离世子女竟为财反目 

刘阿公和杨阿婆是一对半路夫妻,婚前各有子女且均已成年。为了避免百年后子女们因为遗产发生纠纷,特意写下两份内容完全一致的遗嘱。不想,刘阿公过世后,七个子女以及杨阿婆还是为遗产对簿公堂。

立下内容相同遗嘱

多年前,丧偶的刘阿公和离异的杨阿婆在花甲之年重新组建了家庭。此时,刘阿公的五个儿子和杨阿婆的一双子女均已成年,对两位老人的重组也表示理解和支持。刘阿公的小儿子患有智力残疾,一直跟着刘阿公一起生活。平日里,两位老人相濡以沫,子女们不时前来探望,一家人相处得也算是和睦融洽。条件渐好,刘阿公还买下了他原来承租公房的产权。

三十年过去,刘阿公的身体大不如前,杨阿婆也常抱恙不适,需频繁地往来于家和医院之间。为了让父母安度晚年,刘阿公的孩子们把患病的小弟弟接到自己身边照顾。

考虑到两人是重组家庭,亲情的建立实属不易,身后事的安顿成为了两位老人的一桩心事。综合考量了双方的子女情况和生活实际后,两位老人决定以遗嘱的方式提前作出安排,避免日后纷争。

于是,刘阿公提笔,立下了一份遗嘱:因我俩均已年老,为避免去世后子女对房屋分割产生矛盾,特书面立下分割意见如下:根据该房产市场价分成七份,刘阿公子女中,除小儿子外每人各得一份;杨阿婆的女儿得一份,儿子得两份。书写完毕,刘阿公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杨阿婆也在刘阿公的名字下方签了名。

随后,杨阿婆也立了一份内容完全相同的遗嘱,签字确认后刘阿公亦在杨阿婆的名字下方签字。

本以为两份相同的遗嘱可以有效避免子女们将来的矛盾,不想却埋下更大的隐患。

几年后,刘阿公过世,杨阿婆的女儿便把杨阿婆接到了自己家中生活,刘阿公的房子就此空置了下来。杨阿婆女儿希望将刘阿公的房子置换到自家附近,既方便照顾母亲,又可改善目前的居住条件。

于是,杨阿婆女儿向刘家兄弟提出,要求按照刘阿公的遗嘱,继承房屋中属于刘阿公的产权份额。不想,杨阿婆女儿的要求遭到了刘家兄弟的一致拒绝。

刘家兄弟认为,两位老人立下的遗嘱内容一致,处分的又是两人共同的房产,且有“因我俩均已年老”的前提条件,虽然是各自书写,但是两人共同的意思表示,在两人均过世的情况下才可以按照遗嘱继承分割房屋。但现在杨阿婆还在世,遗嘱尚未生效,遗产不具备分割条件。

此后,杨家兄妹几次与刘家兄弟商议遗产事宜,却次次不欢而散。协商不成,杨阿婆的子女最终决定把刘家五兄弟都告上了法庭,连同杨阿婆一道列为共同被告。

庭审中,杨家兄妹提出,房子是两位老人共同财产,本就应一人各得一半地分给各自的子女。因刘家兄弟人数多,如各子女均分会对杨阿婆子女不公,故而老人订立遗嘱,由刘家兄弟得四份,杨家兄妹得三份,目的是为了在两边的子女间摆摆平。关于“因我俩均已年老”,只是对于客观现状的描述,并不是对遗嘱生效时间的制约。

这一意见得到了杨阿婆本人的认可,她表示,自己在刘阿公书写的遗嘱上签字只是为了说明她知道并认可刘阿公的遗嘱,并非出于要和刘阿公订立共同遗嘱的意思。她自己还亲自写过遗嘱,况且,法律上也不存在“共同遗嘱”的概念。

刘家兄弟对遗嘱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遗嘱内容提出了不同意见。首先,刘阿公和杨阿婆分别立下内容完全相同的遗嘱,处分的是夫妻共同财产,并在对方遗嘱上签名的行为可以认定,遗嘱是两位老人共同的意思表示,故应作为两人的共同遗嘱,只有在两人均过世的情况下方能按照遗嘱内容处分遗产。现在杨阿婆健在,遗嘱的生效条件尚未成就。其次,刘家小弟患精神疾病多年,刘阿公一直是小弟的监护人并照顾其生活,对他关护有加。而刘阿公所立的遗嘱中却完全没有保留小弟的份额,也没有任何关于小弟将来生活的安排,显然不符合刘阿公一贯的行为方式。再次,刘阿公的遗产除了房子,还有存款。故遗嘱本身的安排也存在未尽和不当之处,不同意按照遗嘱分割系争房屋。

认定遗嘱互不制约

主审法官在研阅卷宗及各方证据后,发现遗嘱本身确实存在安排失当之处,而两份内容完全一致的遗嘱是否能构成理论上的“共同遗嘱”,在当前无法可循的情况下,“共同遗嘱”的生效条件又该如何判定。

考虑到这个重组家庭的特殊情况,主审法官本希望通过调解方式化解双方矛盾,但几番沟通下来,各方分歧过大而未能实现。

最终,法院经审理认定,系争房屋虽登记在刘阿公一人名下,但系夫妻共同财产,故其中50%的产权份额属于刘阿公遗产。刘阿公和杨阿婆立下内容相同的遗嘱,对刘阿公名下产权份额的分割作出安排。两份遗嘱虽在内容上完全相同,但并没有相互制约的意思,也没有明确将两人均死亡作为遗嘱生效的条件,故不宜作为共同遗嘱,而应将刘阿公书写并签字的遗嘱作为其自书遗嘱。鉴于各方均认可遗嘱的真实性,故对遗嘱所涉财产应按照遗嘱内容分割,未及内容应按照法定继承分割。

刘家小弟系精神残疾,缺乏劳动能力,遗嘱中未保留其份额实为不妥,故将刘阿公在系争房屋中的份额由七份变为八份,按照遗嘱由杨阿婆之女、刘阿公长子、次子、三子、四子各继承一份,杨阿婆之子继承二份,剩余一份由刘家小弟继承为宜。

关于遗嘱未及的存款部分,因刘阿公和杨阿婆登记结婚时,杨家兄妹均已成年,未与刘阿公形成抚养关系,杨家兄妹并非刘阿公的法定继承人。故刘阿公的存款应由刘阿公配偶杨阿婆,以及刘家五兄弟均分。

一审判决作出后,刘家兄弟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并对遗嘱的性质进一步作出剖析:虽然刘阿公和杨阿婆所立遗嘱内容相同,处分的亦是同一套房屋,但两人在房屋中的份额是可以分割的。根据遗嘱内容,两人对共有的系争房屋所做处分并无相互制约、互为条件的意思表示,故一审认定刘阿公和杨阿婆分别立有自书遗嘱并无不当。一审法院在为刘家小弟保留必要遗产份额的前提下,根据刘阿公所立遗嘱对遗嘱所涉财产进行处理并无不妥。

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您有相关法律问题需要咨询,可登陆上海离婚继承法律咨询网。欢迎直接上门面谈,或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

鉴于海耀律师团队发展壮大需要,海耀律面向全国诚邀授薪律师、提成律师等法律人才加盟,欢迎点击 上海优秀律师事务所全国招聘:授薪律师|提成律师| 查阅详情。

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

   东方世纪大厦7楼A-D座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余玲玲

分管合伙人:万文志律师陈红梅律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