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怀孕期间被赶出公司 中铁物流被裁决补偿孕妇工资,出差期间在宾馆死亡也应认定为工伤

[日期:2017-12-06] 来源:中国网  作者:佚名08 [字体: ]

原标题:怀孕期间被赶出公司 中铁物流被裁决补偿孕妇工资

在怀孕后期被公司撤掉工位、强行停掉考勤,最后导致失业,如今正处于哺乳期的三名女士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原单位中铁物流集团仓储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铁物流)支付拖欠工资及补偿。据了解,这是中国首例孕妇集体维权案。今天上午,其中一位女士的劳动仲裁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审理。

上午,三名申请劳动仲裁女士中,两名将婴儿带到法庭外,方便随时哺乳。她们称,在怀孕期间失业,如今因哺乳期仍无法找到工作,暂时在家照顾子女。

提到孕期经历,小林(化名)眼圈泛红。她表示,20158月,她和小薇、小明(均为化名)先后入职中铁物流任职,担任职务分别为数据中心经理、客服经理和客服总监。201612月前后,公司以经营不善为由通知她们3人降职降薪,称“所有员工均如此”。此时,小薇和小林正值孕期,小明则刚刚休完产假,处在哺乳阶段。

“我跟同事一聊才发现,就我们怀孕、哺乳的降职并降薪50%,有的人不降反升,于是我们认为遭到歧视,拒绝签署通知。”小林说,没想到公司领导对她们的困难不予理会,反倒开始“架空”她们,用清走办公用品、注销OA(企业办公自动化系统)账号、注销指纹打卡权限等手段进行驱逐。“当时她们几个孕妇没有工位和椅子,来上班是站在办公室里的。”三人的一位女同事在今日的审理现场作证称。

随后,三人陆续在今年初接到公司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理由为无故缺勤。为此,三人先后向朝阳区仲裁委提交仲裁申请,要求补偿,并申请互为人证。目前,小薇的仲裁结果已由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该委裁决中铁物流支付小薇2016121日至31日、201711日至31日期间工资差额一万余元。

中铁物流原本不服仲裁结果并进行起诉,今日当场决定撤销起诉。对此,其代理人表示,撤销起诉是领导决定的,“可能觉得金额小吧,不折腾这事儿了。”

中铁物流撤销起诉意味着小薇的仲裁结果将生效。小林表示,“这对我们两个的维权结果很有帮助。”三人称,将进一步通过法律申请失业补偿金。

【延伸阅读】

出差期间在宾馆休息时死亡 此种情形也应该认定为工伤

三个月前,我丈夫受所在公司的指派,出差前往外地参加一项专门的技术培训,上课、吃、住都是在培训机构指定的宾馆进行。岂料,我丈夫却在晚上于宾馆休息期间不幸猝死在房间内。

由于公司没有为我丈夫办理工伤保险,所以,我多次要求公司给予工伤赔偿,但被公司一再拒绝。

公司的理由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即在“因工外出期间”,只有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才能认定为工伤,而不包括猝死即突发疾病死亡,更何况我丈夫并非死于培训期间或教室,故不应认定为工伤。

请问:公司的说法对吗?

蒋晓媛读者:公司的说法是错误的。

首先,你丈夫的情形应当属工伤。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第十五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因此,判断你丈夫究竟是否构成工伤,取决于其是否属于因工外出、是否处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如果肯定,无疑当属工伤;反之,则不构成工伤。

从本案情形来看,应当是肯定的:一方面,你丈夫是在受公司指派外出培训期间猝死,即其死亡于因工外出期间。另一方面,员工因工外出期间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具有特殊性,此时对员工相关时间和空间的确定,不能局限于生产、经营、培训过程中及其场所,而应当包括其他从事与职责有关活动的时间和空间。

也就是说,由于你丈夫是在培训机构安排的宾馆休息,因此,这种情况不仅属于“工作时间”的延伸,也是因工外出的组成部分,属于在工作岗位上从事本职工作,因此,应当认定其为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上猝死。

其次,公司必须要承担赔偿责任。

《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因为公司未为你丈夫办理工伤保险,违反了自身的法定义务,故公司必须为此造成的后果买单。

【延伸阅读】

小三携女上门!女子央视求助与丈夫离婚获35万补偿

来自上海崇明县农村的施女士患宫颈癌,手术化疗后不到一年,其丈夫外出打工,很快有了外遇,背着其与一名贵州女子结婚。直到有一天,施女士接到这名女子的电话,称其丈夫与她生的孩子都已经3岁了。对此,施女士向丈夫核实,他却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感情出轨,只是多次提出与施女士离婚。

施女士通过《律师来了》节目最终选定了上海理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栋为其代理此案。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从王常栋律师处了解到,他以施女士丈夫俞某涉嫌重婚罪为突破口,最终在节目播出后第三天促成两人协议离婚。按协定,俞某补偿施女士35万元,用五年时间分期付清,且俞某承担他与施女士所生的女儿大学学费和生活费。另外俞某还承诺对于崇明县户口所在地宅基地的屋子不再享受任何处分权利,适时迁出户口。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当天的《律师来了》节目一开始,屏幕上便出现了这样一张照片:一名中年男子呈半蹲姿势,扶着一名小女孩。施女士说,照片中的中年男子是她的丈夫俞某,但这小女孩并非她生的孩子。她怀疑是丈夫与其他女人生的孩子。

另外,让施女士比较确信这层关系的理由是,就在201610月份,其接到一个陌生女子打来的电话,称其丈夫俞某2013年就和她结婚了,现在孩子都3岁了。最近她联系不上俞某,于是打电话给施女士,让其转告俞某再不跟她联系的话,她要将孩子送到崇明来。

直到此时,施女士才恍然大悟。原来丈夫一直瞒着她在外边找了女人,还生了孩子。这也让她想起20154月份,她在崇明县的婆家时听街坊邻居讲起,有两名二三十岁的女子,带着一名1岁多的小孩,在村口便利店买了100多元钱的礼品,来看望她公公婆婆。事后,她向婆婆核实“那两名女子上门来干什么?”婆婆只是说她儿子那边的朋友来看看她。对此,施女士又问她丈夫俞某,俞某称不清楚。

“我丈夫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但他从2013年开始,就给我发短信,提出离婚,我非常惊讶。我追问他为啥要离婚,他说我们家太穷了,他在外面打工太累了,还是离了吧!就这样,一直到现在,他向我张口提出离婚多达五六次,但他始终不肯说明原因。”节目里,施女士如此陈述说。

她曾打扫猪舍过度劳累而流产

回忆起与丈夫的20年婚姻生活,施女士潸然泪下。“我们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候一起熬过来了,为啥到现在日子好过了,女儿考上大学了,却不能一起享福呢?”

据其讲述,1996年,她通过媒人介绍,与俞某认识。当年底,两人在登记结婚。“刚结婚那时,也是我人生最苦的时候。家里养了三圈猪,我要起早贪黑,每天定时打扫猪舍两遍。还要给猪搅拌饲料,如米糠、麦子等。就这样过度劳累,我在腹中的第一胎不幸流产。丈夫给我做蛋花汤,为我补身体。”镜头中,施女士如是说。

再到后来,施女士与丈夫终于生下了一个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着。施女士平时爱看书,也喜欢唱歌,日子过得倒也很滋润。直到2012年,她被查出患有宫颈癌,这种局面被打破。她手术化疗花光了家里的存款,还欠了亲戚1万元钱。于是术后在家休养半年,她就拖着虚弱的身子到饭店打工,丈夫则去了绍兴当小包工头。

“自此我们分居两地,我发现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他只在2013年底,给家里寄了5000元钱。以后再也没有管过我和女儿。为此,我一直默默忍受着,我想为了孩子,我尽我的所能,供她学习生活,所以我咬紧牙关,挺了过来,不能将自己软弱的一面留给孩子!”施女士边说,边擦去脸上的泪水。

对于母亲的这份隐忍坚守,女儿也看在心里。在接受《律师来了》节目组电话采访时,她说道,“我和我爸之间不大说话。我之前不清楚他在外面的那些事情。后来我妈跟我讲了之后,我才觉得他不负责任。我妈太辛苦,她很担心我,怕告诉我后,影响我学习。所以一直瞒着我,直到我考上了大学后才告诉我。”

节目播出后三天 事情得到解决

施女士另在节目中透露,20154月份,远在绍兴的丈夫称其承揽的工程需要资金周转,但他手里没钱。于是开口向她娘家妹妹借钱。“当年5月份,我妹妹给他银行账户上打了5万元钱。借条落款写成了我的名字。过了一个月,他还需要钱,我妹妹又给他打了两万元。一直到现在,他欠我妹妹的这7万元钱都还没有还上。”

对此,现场有律师称,这是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是真实存在的债权关系。且此款项用于其丈夫的工程资金周转,所以此款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追讨回来。

最终,施女士选定了上海理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栋为其代理此案。王常栋律师介入后,通过调查取证,发现了俞某在2013年与这名贵州女子在她老家办酒席的婚庆照片。另有两人在绍兴共同租住一间屋子的暂住证,还有他们与孩子的合影照片等资料。

王常栋指出,俞某违反了《婚姻法》所规定的夫妻之间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的原则,他婚内感情出轨,与他人同居结婚生子,涉嫌重婚罪。由此,王常栋以重婚罪为突破口,最终在118日促成两人协议离婚。按协定,俞某自愿补偿施女士35万元,分五年付清。每年年底之前支付7万元,有一期不付的,女方可以全额主张。

“另外协议还约定,前夫俞某承担我女儿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而我在婆家的婚房有永久居住权。我俩都放弃房屋产权,交由女儿。俞某户口虽然还在我娘家,但他对该房屋宅基地无任何处分权利,适时需迁出户口。”施女士电话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此补充道。

对于前夫俞某欠她娘家妹妹的7万元钱,施女士称俞某承诺由他一人来还款。“这借款虽然是以我名义借的,但没有用到我们家庭里,而是均用到了他的工程资金周转上。所以由他来偿还。”施女士如此解释说。

 

如您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闫智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02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海耀法律顾问法务外包部:上海市知名专业律师事务所,企业公司常年法律顾问法务外包,防范控制风险,规章制度,纠纷处理,法律顾问,风险防范 ---上海律师事务所全国法律热线:400-600-1705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东方世纪大厦7楼A-D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