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打篮球中碰伤他人,需要赔偿吗? 上海知名损害赔偿律师法律咨询网

[日期:2017-12-06] 来源:网络  作者:陈希 [字体: ]

原标题:打篮球中碰伤他人,需要赔偿吗?小新和您聊聊运动损害案

来源:网络

作者:陈希

随着我国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生活的理念已经越来越深入人心,一部分人在工作之余,会选择一做些运动项目来缓解自身的压力,放松自己。

但所有体育项目在锻炼身体的同时,都会有一些潜在运动风险存在。

如果在运动中因为剧烈磕碰导致伤害,该如何捋清各方责任呢?天法小新今天就带您关注运动伤害案。

打篮球碰撞受伤  对方被判无责

现年50岁的傅闻(化名)是一名体育爱好者,因为他居住在长沙市天心区赤岭路长沙某大学里,在平时工作之余,他喜欢来到大学篮球场上和大学生们一起打打篮球。

2016年9月2日,傅闻又来到篮球场与大学生们一起打篮球,在打球过程中,大学生邓峰(化名)的头部撞到了傅闻的鼻部,并导致傅闻受伤。

后经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诊断,傅闻的鼻骨为粉碎性骨折。在住院治疗9天后,医院为傅闻进行了鼻骨折整复手术,共计花费医疗费4477.41元。

2017年1月16日,根据傅闻的委托,湖南省马王堆司法鉴定中心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傅闻伤残程度属于十级伤残。

傅闻认为自己的鼻子骨折是邓峰碰撞造成的,于是,傅闻向邓峰要求赔偿,遭到了邓峰的拒绝。之后,傅闻又将邓峰起诉至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要求邓峰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8.5万余元。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傅闻和邓峰两人参加体育活动,应对该活动可能造成的伤害有所认识。双方均非专业篮球运动员,未受过专业的篮球技术以及运动保护的系统训练,应当自负其可能产生的风险。 

本案事故的发生,并非邓峰故意造成,也不存在重大过失,邓峰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但考虑该事故致傅闻伤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的规定,一审判决邓峰向傅闻支付补偿金5000元。

一审宣判后,傅闻不服,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后经二审法院调解,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邓峰向傅闻和支付8000元补偿金。

体育运动可以锻炼身体,但因为体育运动造成身体伤害的案件,也是数见不鲜。

009年6月25日7时许,李红与杨东升共同参加在宾士羽毛球馆的晨练活动,李红在前场,杨东升在后场,杨东升在击打对方来球时,恰遇李红回头观察,击出的羽毛球恰好击中李红左眼,致其左眼失明。

经司法医学鉴定,李红左眼损伤致盲目,符合8级伤残。李红认为,其左眼受伤失明是因杨东升行为所致,请求法院判决杨东升赔偿各项损失188045.62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均非专业羽毛球运动员,对球的落点及运动保护均未受过系统训练,应当自负其可能产生的风险。本案事故的发生,并非被告故意造成,也不存在重大过失,被告不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但考虑该事故致原告残疾,原告为此支付了较多的医疗费用,被告进行适当补偿符合司法理念的基本要求。判决:被告给付原告补偿金2万元。

原告李红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判决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体育运动在锻炼身体的同时,也有一定风险。因体育运动而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所引出的法律问题是侵权法上的“自甘风险规则”以及“公平责任原则”。

自甘风险,是指在明知具有危险状态和具有损害发生可能的情况下,仍然参与,自愿承担风险之情形。体育运动中发生的人身损害是较为典型的自甘风险规则适用的情形。

公平责任原则,是指在当事人对于损害结果的发生都没有过错且法律又未规定适用过错责任的情况下,法院依据公平的观念,决定由加害人与受害人双方对该损害予以分担。 

但是此种“风险”应当是运动中的合理冲撞、规则允许的身体接触所导致的伤害,如果违反规则的身体伤害或者以故意给他人身体带来伤害的故意报复,不能运用“自甘风险”理论来减轻或免除相应责任。

 

小编提示:如您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7楼A-D座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余玲玲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