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系统确认申请提交成功的日期应当视为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之日(最高院指导案例26号))

[日期:2018-01-31] 来源:  作者:海耀律师 [字体: ]

最高法院指导案例26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4126日发布)

当事人:李健雄 诉 广东省交通运输厅

  关键词:行政 政府信息公开 网络申请 逾期答复

  基本案情

  原告李健雄诉称:其于201161日通过广东省人民政府公众网络系统向被告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告应在当月23日前答复原告,但被告未在法定期限内答复及提供所申请的政府信息,故请求法院判决确认被告未在法定期限内答复的行为违法。

  被告广东省交通运输厅辩称:原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通过的是广东省人民政府公众网络系统,即省政府政务外网(以下简称省外网),而非被告的内部局域网(以下简称厅内网)。按规定,被告将广东省人民政府“政府信息网上依申请公开系统”的后台办理设置在厅内网。由于被告的厅内网与互联网、省外网物理隔离,互联网、省外网数据都无法直接进入厅内网处理,需通过网闸以数据“摆渡”方式接入厅内网办理,因此被告工作人员未能立即发现原告在广东省人民政府公众网络系统中提交的申请,致使被告未能及时受理申请。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准备工作的通知》等规定,政府信息公开中的申请受理并非以申请人提交申请为准,而是以行政机关收到申请为准。原告称201161日向被告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但被告未收到该申请,被告正式收到并确认受理的日期是728日,并按规定向原告发出了《受理回执》。84日,被告向原告当场送达《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答复》和《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距离受理日仅5个工作日,并未超出法定答复期限。因原告在政府公众网络系统递交的申请未能被及时发现并被受理应视为不可抗力和客观原因造成,不应计算在答复期限内,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61日,原告李健雄通过广东省人民政府公众网络系统向被告广东省交通运输厅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获取广州广园客运站至佛冈的客运里程数等政府信息。政府公众网络系统以申请编号11060100011予以确认,并通过短信通知原告确认该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提交成功。728日,被告作出受理记录确认上述事实,并于84日向原告送达《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答复》和《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庭审中被告确认原告基于生活生产需要获取上述信息,原告确认84日收到被告作出的《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答复》和《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

裁判要点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通过政府公众网络系统向行政机关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如该网络系统未作例外说明,则系统确认申请提交成功的日期应当视为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之日。行政机关对于该申请的内部处理流程,不能成为行政机关延期处理的理由,逾期作出答复的,应当确认为违法。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

  裁判结果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于2011824日作出(2011)越法行初字第252号行政判决:确认被告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未依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的期限对原告李健雄201161日申请其公开广州广园客运站至佛冈客运里程数的政府信息作出答复违法。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需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本案原告于201161日通过广东省人民政府公众网络系统向被告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广州广园客运站至佛冈的客运里程数。政府公众网络系统生成了相应的电子申请编号,并向原告手机发送了申请提交成功的短信。被告确认收到上述申请并认可原告是基于生活生产需要获取上述信息,却于201184日才向原告作出《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答复》和《政府信息公开答复书》,已超过了上述规定的答复期限。由于广东省人民政府政府信息网上依申请公开系统作为政府信息申请公开平台所应当具有的整合性与权威性,如未作例外说明,则从该平台上递交成功的申请应视为相关行政机关已收到原告通过互联网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至于外网与内网、上下级行政机关之间对于该申请的流转,属于行政机关内部管理事务,不能成为行政机关延期处理的理由。被告认为原告是向政府公众网络系统提交的申请,因其厅内网与互联网、省外网物理隔离而无法及时发现原告申请,应以其2011728日发现原告申请为收到申请日期而没有超过答复期限的理由不能成立。因此,原告通过政府公众网络系统提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该网络系统确认申请提交成功的日期应当视为被告收到申请之日,被告逾期作出答复的,应当确认为违法。

律师点评

本案涉及当下讨论诸多之发件人以数据电文传输信息,收件人何时得确认收到。若以意思表示理论来看,此问题可归之于非对话的意思表示,“非对话而为意思表示者,其意思表示以通知达到相对人时发生效力。”所谓“达到”,指意思表示已进入相对人的支配范围,置于相对人可以了解的状态而言。如信已投入相对人的信箱时,即为到达,纵相对人未为阅读,当然若不合于社会一般观念则为例外。意思表示采到达主义系出于公平之考量,其传递过程之危险可由双方当事人平均分担,且易于举证证明。《电子签名法》第12条第2项规定“收件人指定特定系统接收数据电文的,数据电文进入该特定系统的时间,视为该数据电文的接收时间;未指定特定系统的,数据电文进入收件人的任何系统的首次时间,视为该数据电文的接收时间。”可为明确以数据电文到达收件人系统的首次时间,视为收件人为收到,亦采意思表示到达主义。

该案例,法院认定系统确认申请提交成功的日期应当视为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之日的法条依据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然该条款仅规定政府机关答复行政公开申请的期限,并未规定政府机关收到申请的时间,且若以行政机关确认收到时间起算,行政机关并无违法之事由,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行政机关确认收到行政公开申请的时间,而非答复期限,是故该条文不能作为确认政府机关行为违法的依据。

再看法院裁判的理由,“‘政府信息网上依申请公开系统’作为政府信息申请公开平台所应当具有的整合性与权威性,如未作例外说明,则从该平台上递交成功的申请应视为相关行政机关已收到原告通过互联网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至于外网与内网、上下级行政机关之间对于该申请的流转,属于行政机关内部管理事务,不能成为行政机关延期处理的理由。”该理由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并无关联,并可归纳于两点:第一,系统具有整合性与权威性;第二,未作例外说明。以此为理由即裁判成功提交时间为行政机关收到申请的时间,难免粗糙。首先,法律依据有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不可作为该裁判的法律依据。接着,裁判理由对该案核心争议,即如何确定行政机关收到行政公开申请的时间未明确说明。该裁判理由可认定政府机关有过错,然不足以支撑最终判决结果。

从维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防止行政机关推诿责任的角度来看,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具有权威性的行政机关系统上确认提交行政公开的申请即视为行政机关收到该申请,行政机关不得以所谓内部流程问题,而延迟确认,即便延迟亦以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提交申请时间为行政机关确认收到时间,行政机关内部流程问题所致延迟不得为抗辩理由。一方面,能提高政府办事效率,防止推诿责任;另一方面,能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知情权,提高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行政行为的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行使”,就要加强公开,加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行政行为的监督。该案例的指导意义甚为明显,然若能加强说理,则更为完美。


 

小编提示:如您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7楼A-D座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陈怡然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